《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精神病患者的心理冲突,究竟是由哪些文

886次浏览

由于我们一直关注精神官能症如何影响人格,因此,我们的研究也侷限在这两个方向:首先,是「情境精神病」(situation neuroses),这种精神疾病的人格并没有损伤,也没有因为受到伤害而变得扭曲,之所以会形成病态反应模式,仅仅是因为所处的外在环境出现了冲突。这些特殊冲突,致使他们有短暂不适应的情况,但是人格并没有显示出病态状况。因此,情境精神病并不是我们现在所关注的,等我们探讨完某些基本心理过程的性质,再回过头来粗略分析一下较为简单的情境精神病结构。

我们现在关注的,主要是「性格精神病」(character neuroses),这种精神疾病所显现出来的症状,可能与情境精神病完全相同,但是其紊乱主要源于性格变态(deformation of the character),常常在童年时期就已经形成,而且难以被发现。在漫长的潜伏中,它们多多少少会影响病人各个人格。表面上看来,性格精神病可能是由病人面临的外在情境冲突所导致,但是只要认真研究一下精神疾病的病史就会发现:其实早在这些困境产生影响之前,那些病态的精神病特徵就已经存在了。而且此时的困境,很大程度也是由那些早已存在的人格障碍所引发。甚至,一些对一般人没有什幺影响的情境,往往也能引起精神病患者的某些病态反应。因此,这些情境只不过揭示了早已潜伏多时的精神疾病而已。

其次,精神疾病的症状并不是我们关注焦点,最能引起我们注意的是「精神病患者本身的病态性格」,因为人格变态,是维持精神疾病并反覆诱发精神疾病的驱力,而临床观察到的那些症状,可能会变动不定或完全不会发生。以文化视角来看,性格也远比症状重要,因为人的性格会影响人的行为,而症状则不会。现在,我们已经更了解精神疾病的结构,从而可以认知到──只针对症状进行治疗,不一定能治好精神疾病。也因此,精神分析关注的焦点,自然也就会从「针对症状」开始转变为「针对性格扭曲」。我可以举个较为具象的例子:精神疾病表现出的症状就像火山爆发,但是那些症状并不是火山本身,而火山本身是诱发精神疾病的那些冲突,而那些冲突,总是潜伏在患者的内心深处、本人极难发现。

有了上面提到的这些限制,我们或许可以这样问:「当今的精神病患者,是否具有某些共同的特点?而这些共同特点可以使我们总结出『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格』?」

什幺是「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格」?

实际上,虽然不同类型的精神疾病,性格的变态在表面上有许多相似之处,但是其不同之处,远比相似之处更令人印象深刻。例如,癔病型人格(hysterical character,又称「戏剧性人格」)就与强迫型人格(compulsive character)完全不同,但是我们注意到的这些不同,只是机制上的差异。简单来说,它们的不同源于两种不同的性格紊乱,进而採取了不同的表现方式和解决方式。癔病型人格通常表现出很强烈的投射(projection)倾向,而强迫型人格通常是将冲突理智化(intellectualization)。另一方面,我所谓的精神疾病的共同性,并不在于冲突的表现方式,而在于冲突本身所包含的内容。更準确的来说,我所谓的共同特点,主要在于促使个人失常的内在冲突,而那些导致病人心理紊乱的经验则几乎毫无关联。

若要阐述清楚这些内在驱力及其分支流脉,就不能缺少一个先决条件。佛洛伊德和大多数的精神分析专家,在精神分析过程中都极为看重揭示「性冲动的根源」(例如特殊的性感带),或发现「反覆重演的幼儿模式」。我认为,要想全面理解精神疾病,追溯病人的童年环境是必须的;但是我觉得,片面运用「发生学」(genetic approach)来考察,不可能将问题弄清楚。因为,这样的做法,会让我们忽略掉那些实际存在的各种无意识倾向、它们的功能,以及与其他倾向(例如各种冲动、恐惧和防御措施)之间的交互作用。而发生学只有在理解其功能时,才能派上用场。

以此为基础,在分析了不同年龄、气质、兴趣,以及来自不同社会阶层、不同类型的病态人格后,我发现,影响所有精神疾病的中心冲突以及其相互关係的驱力,大体上是相同的。透过对正常人和当代文学作品人物进行分析和观察,我在精神分析过程中获得的这些实践经验,又得到了进一步验证。如果去除掉精神病患者心理困扰当中,虚幻、深奥的特性,我们就会发现:他们的心理困扰,与正常人的心理困扰并没有什幺不同,仅仅在程度上有所差异。竞争、恐惧失败、害怕孤独、不信任他人或自己等等这些问题,并不仅仅发生在精神病患者身上,多数人也要面对。

一般情况下,某种文化下的大众都会面临一些同样的问题,由此可见,这些问题是由该文化的特殊生活环境所造成。而其他文化中的驱力和冲突,与我们文化中的驱力和冲突存有很大差异,所以,我们不能把这些问题概括为「人性」中的共同问题。

因此,我所谓的「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不仅仅是所有精神病患者都有着共同基本特徵,还意味着这些基本特徵,在本质上是由我们时代和文化中的各种困境所造成。接下来,我将用我已有的社会学知识,尽可能的解释这些心理冲突究竟是由什幺样的文化困境所造成。

精神疾病的五大病态态度

关于文化与精神疾病之间的关係,我所做的假设,还需要人类学家和精神科医生共同检验。精神科医生不仅要研究精神疾病在特定文化中的表现,例如:从形式标準研究精神疾病发生的机率、严重性和类型,还必须从「引发精神疾病的冲突」去研究它们。人类学家则应该从「文化结构会造成什幺样的心理困境」去研究这个文化。所有基本冲突,都可以透过表面观察来掌握,而所谓的表面观察,是指:好的观察者可以不借助精神分析工具,就能从熟悉的人身上发现这些冲突,例如自身、朋友、亲人、同事等等。接下来,我要简单分析透过观察就能发现的现象。透过直接观察,就能发现的几个病态态度,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给予和获得爱的态度。 自我评价的态度。 自我肯定的态度。 攻击性。 性慾。
态度1:过分依赖他人的讚赏或爱

关于第一种态度,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主要倾向于「过分依赖他人的讚赏或爱」。每个人都希望得到他人的喜爱和讚赏,然而精神病患者对爱和讚赏的依赖,以及他们赋予爱和讚赏的意义,与正常人极不相同。我们可以看到精神病患者极度渴望爱和讚赏,以致于完全忽略了当事人的感受,更不会去考量当事人的评价究竟对自己有没有意义。精神病患者通常难以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渴望,但是,当他们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关心、关注时,这种渴望就会使他们表现得过度敏感。例如,如果有人没有理会他们的邀请,或者长时间没有来电问候,甚至在某个问题上没有支持他们的意见,就会因此受到伤害。不过,有时候他们也会以「我不在乎」这种态度来隐藏自己的在意与敏感。

更严重的是,他们对爱的渴求与自身感受爱或付出爱的能力有很大的落差。一般情况下,他们虽然十分想要得到爱,却异常缺乏对他人的关心与体谅,但是这种矛盾不一定会展现。例如,精神病患者有时候会异常想要帮助或体谅他人,但是我们不难发现,这种行为并非出于自愿,而是带有一定的强迫性。这种对他人的依赖,事实上是内心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态度2:内在的不安全感

透过表面观察,我们在精神病患者身上发现的第二个特徵就是:内在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其必然的标誌是「自卑感」和「不满足感」,但是往往有多种表现方式。例如,病人会毫无依据的认为自己无能、愚蠢、缺乏魅力。有时候我们会看到,有些异常聪慧的人反而觉得自己非常愚蠢,或者一个无比美丽的女人,却认为自己并没有什幺魅力。这种自卑感会让他们呈现出自怨自艾、忧心忡忡的样子;或者把不存在的缺点视为必然的事实,并为此浪费大把时间和心思。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情况,那就是:他们也可能为了掩藏自己的自卑感,以夸张的自我补偿需要表现「爱出锋头」的状况,然后透过获得文化中的肯定来赢得尊敬,以此引起他人和自己的重视。例如,过分追求金钱或古画收藏、偏爱老式家具、女人,以及与社会名流交往、痴迷于旅游或优越知识等等。这两种情况中,其中一种往往会表现得较为突出,但是,人们通常会觉得这两种倾向同时存在。

态度3:自我肯定,常常与各种明显的抑制作用有关

第三种态度:自我肯定,常常与各种明显的抑制作用(inhibitions)有关。而我所谓的「自我肯定」,指的是以行动来肯定自己或自己的想法,且不包含任何不正当的慾望、追求。在这方面,精神病患者会大量抑制自己。他们抑制自己表达愿望或要求,抑制自己做对自身有利的事情,抑制自己发表意见、批评或命令他人,抑制自己结交想结交的人,甚至抑制自己与他人的正常接触等等。当然,精神病患者也会抑制自己坚持个人立场。他们常常没有办法躲开别人的攻击,即使不愿意顺从他人的意愿,也无法明确表示反对。

例如,当销售人员强力推销某种他根本不想买的东西时,或是有人邀请他去参加某个晚会,抑或者某个女人表示想与他做爱时,他都无力提出反对意见。此外,精神病患者对于「弄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幺」也存有种种抑制倾向,他们总是难以做出决定,即使是表达出涉及个人利益的愿望时也会显得很胆怯。他们通常会把这些愿望隐藏起来,我的一个朋友在自己的手帐中就把「看电影」记录在「教育」栏里,把「酒类」记录在「健康」栏里。最后,缺乏计画能力也是一个重要特徵。不管是旅行,还是对未来生活的安排,精神病患者惯有的表现就是随波逐流,即使是在职业规划或婚姻选择这类重大问题上,也无法做出自己的决断,毫无主见是他们的一贯表现。在生活中,精神病患也不明白自己究竟需要什幺,他们仅仅是被病态恐惧所推动,例如,因为害怕贫穷而拚命聚敛钱财,因害怕从事创造性工作而频繁追求异性等等。

态度4:与攻击性有关的态度

第四种障碍:与攻击性有关的态度。与自我肯定相反,其行动充满了反对、攻击、贬低、侵犯他人,或者其行为是各种形式的敌对。这种类型的人格障碍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表现方式:一种是充满攻击性、表现出喜欢支配、挑剔、欺骗别人。这种人偶尔会意识到自己的攻击倾向,但是大多情况下无法察觉,甚至还会认为这样做只是真诚的表达自己的意见。即使他们的表现非常蛮横、不讲道理,也会认为自己很谦恭有礼。不过,这种障碍的另一种表现却与此大相径庭。透过表面观察就能看出,具有另一种表现的人很容易感觉到自己被骗、被管制、被责怪,觉得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或处于屈辱的地位。这些人同样意识不到自己的病态心理,反而认为整个世界都在与他们做对、打压他们。

态度5:生活方面的怪癖

第五种障碍:性生活方面的怪癖,大致可分两类,一类是对性行为的强迫需要,一类是与之相反的抑制倾向。在得到性满足之前的任何阶段,抑制倾向都有可能出现,表现出禁止自己接触异性、压抑自己追求异性的渴望,甚至厌恶性机能和性欢愉等方面。以上描述的种种反常,也可能会表现在「性心态」(sexual attitude)上。

上述这些障碍,还可以解释得更详细,但是我就不在此一一赘述了,因为后面我将做更进一步讨论。事实上,我们必须对这些障碍进行「动态历程」(dynamic processe)考察,才能更完整的理解。而当我们明白了影响病态态度的动态历程之后,我们就会发现,表面看起来缺乏逻辑关联的障碍,其实在结构上存有很大关联。

相关书摘 ►《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阿德勒与佛洛伊德,如何解释病态追求的敌意表现?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结合阿德勒与佛洛伊德心理学,跳脱痛苦循环的抚慰之书》,小树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

作者:卡伦・荷妮(Karen Horney)
译者:林薮

结合阿德勒与佛洛伊德心理学,看见焦虑时代的自我救赎
在这个被焦虑、迷茫、孤独所包围的时刻,
「正常」与「不正常」之间的距离,究竟该如何判断?

新佛洛伊德学派经典着作 20世纪最伟大女性心理学家、社会心理学先驱,探讨现代人的精神疾病与焦虑问题 经典人格心理学,在焦虑充斥的时代,跳脱痛苦循环的抚慰之书 张德芬、武志红都深受此书影响

「焦虑」是这个时代的社会病:渴求爱的焦虑、追求权力、财富的焦虑、面对竞争的焦虑、人际关係的焦虑、害怕被讨厌的焦虑……当我们理解自己的焦虑带来的痛苦循环,才能真正寻回自我。《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让这个时代的所有人,看见自己最深的脆弱。

究竟是懦弱还是病态的自卑?
化学公司实验室里,G盗取了同事C的想法,但是C仍然将G视为最好的朋友,甚至认为自己的能力与才能不如G。

究竟是爱还是病态的爱?
一位妻子认为自己深深的爱着丈夫,但是每当她的丈夫埋首于工作、专注于自己的兴趣喜好,与朋友碰面而无法关注到妻子时,妻子就会嫉妒、唠叨抱怨、闷闷不乐。

究竟是抒发还是病态的逃避?
失恋的时候,强迫自己依赖其他事物,不断进食、购物、阅读等等,短时间内体重暴增,但是若再次恋爱,体重就会开始下降。

什幺是「正常」,什幺是「不正常」,这类判断不仅会因文化不同而产生巨大差异,而且会随着时间的变迁,同一文化中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焦虑、痛苦、内心的冲突,以及人际交往障碍在书中完整呈现。我们会发现,「精神疾病」不单单指个人的身心状态,而是整个社会所赋予的精神状态。我们游走于「正常」与「不正常」之间,自卑、压抑、嫉妒、恐惧、爱慕虚荣、贪图权利……究竟是我们需要被治疗?抑或是整个社会需要被改变?

《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为新佛洛伊德学派代表人物、社会心理学先驱──卡伦・荷妮的经典作品。书中犀利、深刻的研究中,看见文化与社会对于精神疾病的定义与深刻影响、剖析了现代人经历的内心冲突与焦虑、修正了佛洛伊德过于强调「性」在精神疾病中的地位,而提出了文化与社会对于精神疾病认知的不同,深深的影响我们对于精神疾病的认知与判断。

让我们从理解精神疾病开始,迈向疗癒的第一步。

本书特色

    新佛洛伊德学派经典着作,焦虑的现代人必须看见的自我解答 从社会文化面,解答现代人焦虑的真正源头 结合了佛洛伊德与阿德勒心理学概念,重新诠释「病态人格」的成因
《我们时代的病态人格》:精神病患者的心理冲突,究竟是由哪些文Photo Credit: 小树文化出版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