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事奉列传5》加尔文一生的属灵笔友:费拉拉公爵夫人蕾内

299次浏览

◎刘幸枝(神学院老师)

我们很难想像在十六世纪宗教改革方兴未艾之际,天主教与新教之间水火不容的光景。当时接受新教的人必须付出许多代价,即使是王公贵族也会公开招来羞辱,甚至被剥夺一切的财富和权位。

身为法国国王的女儿,费拉拉公爵夫人蕾内(Renee of France,1510–1574)就是在坚持新教信仰中的受害者。她忍受在宗教裁判所的惊吓,公开审判的羞辱,华服美衣和财宝的剥夺,丈夫、儿子、女婿的侮辱、监禁和驱逐,两个女儿被强制送到修道院。在身心俱疲的折磨之中,她曾在天主教和新教之间徘徊,因亲情张力纠葛不已,然而她至终找到了一条信仰出路,以行动保护了许多的改教人士,在他们走投无路时,建立了庇护城堡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

从保姆接受新教信仰启发
蕾内出生在法国,父亲是法王路易十二(King Louis XII,1462-1515),母亲是布列塔尼的安妮(Anne of Brittany,1477-1514)。因父母无子嗣,便将皇位传给她的长姊,她成了皇位第二继承人。

由于父母早逝,母亲的侍女苏比斯夫人(Michelle de Soubise,1485–1549)成为蕾内的保姆,她出身改革宗背景,身旁藏有一本来自英国由威克里夫翻译的圣经。蕾内在青少年时期,藉由她的教导,两人一起读经和祷告。蕾妮得着上帝话语的餵养,大量接触法国宗教改革人士的着作,接受了新教信仰的启发。

蕾内与世无争,放弃皇位继承,热爱研读圣经。1528年,因政治联姻在十八岁那年嫁给了位在义大利北方费拉拉公国的埃斯特二世(Ercole II d’Este,1508 -1559)。这位公爵是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孙子,风流倜傥,醉心政治,是个支持天主教的死忠份子,对宗教改革人士手段阴狠。可想而知,夫妻两人的信仰立场截然不同,产生冲突。苏比斯夫人随蕾内来到费拉拉公国,最后因改革宗信徒的身份遭到埃斯特公爵的驱逐。

加尔文的属灵笔友
蕾内在法国的时候还可以坚持她的信仰,也不敢有人对她不利。但是嫁到费拉拉公国之后就不一样了。在当地,传播宗教改革思潮,出版相关着作都是违法的行为。年轻单纯的蕾内,还是怀着同理的心肠接待改革人士,她的宫廷很快成了这些流亡人士的避难所。这些改革份子多半来自法国改革宗背景的胡格诺派(Huguenots),当中有把诗篇译成法文的诗人马罗(Clement Marot,1496-1544),把圣经翻成义大利文的布鲁乔利(Antonio Brucioli,1498-1566)等人。

1536年,蕾内的宫廷来了一位化名为查尔斯‧德‧埃斯佩维尔(Charles d’ Espeville)的法国流亡份子,他的言谈举止令蕾内印象深刻,他就是约翰.加尔文!

26岁的蕾内与27岁的加尔文一见如故。当时他才刚出版基督教要义,透过加尔文现场的教义讲解,蕾内茅塞顿开,领会了基督的福音。信仰对她来说,不再是行礼如仪,而是真实的生命感动。加尔文待在费拉拉公国的时间并不长,日后两人是否再见过面我们不得而知,不过那次会晤之后所建立起的属灵情谊,让他们成为一辈子书信往返的知音。

蕾内身为法国公主和费拉拉公爵夫人的身份,成为了天主教耶稣会的罗耀拉(Ignacio de Loyola,1491-1556)和新教的约翰.加尔文双方都渴盼结盟的对象。加尔文影响蕾妮的信仰深远,可是蕾内并没有公开承认过自己是改革宗或是信义宗的信徒。她为支持新教受逼迫,也不因此跟天主教反目成仇。这使得罗耀拉和加尔文都期待她能更多表态。

加尔文曾批评她的保守态度,他一直期许这位「王的女儿」按着他的期待成为「万王之王的女儿」。不过,蕾妮有她自己的认知和看法。两人鱼雁往返之间不是没有产生张力和冲突,但主内的情谊还是依然维繫。

蕾内支持宗教改革的立场并不激进,却也不是毫无作为。她勇敢地写信给丈夫和官员,请求费拉拉公国的政府释放那些改革人士,而且还亲自前往探视那些人。没想到这些举动,都触怒了她的丈夫埃斯特公爵。

遭受至亲背叛隔离
埃斯特公爵视新教为异端邪说,为制止妻子继续接受异端的玷汙,他採取严厉的行动。他把妻子庇护的改教份子抓起来丢进监狱,将几个知名领袖处以火刑,公元1553-1554年之间,蕾内遭到了囚禁,并且接受宗教法庭公开的审判,这对身为法王女儿及公爵夫人的蕾内来说,是极大的羞辱。不过,最大的痛苦莫过于自己生养的五个儿女全部与她隔离,形同陌路。蕾内在情绪低潮下终于向当局屈服而得着释放,加尔文闻讯感到震惊和失望。

大约在1554年九月到1555 二月之间,加尔文写信给他的挚友法惹勒牧师,信中抱怨:「我听到关于费拉拉公爵夫人遭到恶待的可悲消息。她面临许多的威胁、恐惧和羞辱,从这个世界的贵冑身上很难看到忠贞的美德。」言下之意,加尔文对蕾内没有坚持她的新教信仰感到遗憾。

加尔文还是很快地调整自己,试着以同理的立场向蕾内表明他的谅解。他知道蕾内正处在内疚当中,于是在写给她的信中安慰她:「公爵夫人,我要再说我们良善的上帝随时要以怜悯接纳我们,甚至在我们跌倒时,祂会环绕拥抱我们,让我们不会因此死亡,所以务要勇敢。」

1559年埃斯特公爵生命垂危,他在病榻上仍然严厉的要求蕾内不准再跟加尔文有任何的通信,逼她与所有的改教份子切断联繫。她的儿子阿方索二世(Anfonso II,1533-97)在继承父亲的爵位之后,以费拉拉公爵身份下令她的母亲必须在天主教与新教之间作抉择,如果选择前者就留在费拉拉公国,若是后者则要他母亲滚回法国,蕾内选择了后者。

流亡人士的庇护者
蕾内的处境没有因为回到自己的故乡而获得改善。她的女儿嫁给了仇视屠杀宗教改革人士的头号刽子手吉斯公爵(Duke of Guise,1519-63),蕾内现在不只是儿子,连女婿都起来逼迫她,此时的蕾内却比以往更加勇敢。

1560年,她在距离巴黎以南约100公里的蒙塔尔吉斯(Montargis)兴建城堡,成立了避难所。这个地方被称作「上帝的旅馆」(The Hotel of the Lord)。有好几次,吉斯公爵都威胁要消灭他们。蕾内也不甘示弱的回答:「有胆就进来抓我,看你敢不敢杀死法国国王的女儿!」

定居在日内瓦的加尔文听到有关她的事蹟,非常高兴地写信告诉她:「我知道您像个乳养的母亲对待那些穷人以及那些不知何去何从,遭受迫害的弟兄姊妹。上帝赐您一个尊荣,就是让您成为祂的代言人。」

加尔文与蕾内一生通信廿八年,两人各自走过许多逼迫困苦的岁月。蕾内以具体的行动支持宗教改革;加尔文则在蕾内必要的时候,从日内瓦差派牧者前往她的宫廷关顾牧灵。
在人看来,蕾内是皇室公主,加尔文是日内瓦的改教神学家,两人却奇妙的成为一生的知己。1564年一月8日加尔文快过世的前夕,还抱病提笔写信给她,他在信中附上了一枚金币作为新年礼物让她留作纪念。蕾内很快回信提到:「关于您送给我的礼物,我看了以后立刻把它收下,将它视为至宝。」

1564年四月4日,加尔文在临终前夕写给蕾内最后一封信。他像个老朋友似的,谈到了自己的病情,细数包括呼吸障碍、结石、痛风,以及痔疮引起的溃疡。虽然在极大的不适之中,他还是不忘多年来以亦师亦友的口吻鼓励着蕾内。他说:「即便您是残杀宗教改革份子的刽子手吉斯公爵的岳母,我仍对您怀着讚赏。我向您保证,我对您的德性只是愈来愈欣赏。」当她担忧因女婿对新教人士的镇压而责怪她时,加尔文说:「不会的,夫人。他们只会更加的爱您,更尊重您,不会因您的这种家庭关係而对您另眼相看。您正直与纯洁的信仰不单只停留在言语上,更体现在伟大的行动上。」

失去了加尔文这位属灵导师,蕾内坚强的靠着主的恩典持守她领受的托付。1572年,心狠手辣的法国太后梅迪奇家族的凯瑟琳,在「圣巴多罗买日」策划了一场全面屠杀法国改革宗胡格诺派基督徒的计划,有三万名信徒包括杰出的领袖在内都死于这场可怕的惨案。蕾内顺利逃脱,倖免于难。她成功潜回自己的城堡,接纳更多逃难的胡格诺徒接受她的庇护。

1574年六月12日蕾内在蒙塔尔吉斯过世,她的遗言是:「我的祷告是我的孩子们都阅读和聆听上帝的圣言,在那里他们将会发现安慰以及走向永生的真实引导。」虽然她因新教信仰,被法国皇室拒绝让她安葬在圣丹尼斯皇家教堂,她的儿女也因她坚持新教信仰而跟她疏离,然而她像以斯帖皇后一般,在关键时保护了上帝的子民,成为许多人心目中感念的属灵母亲。

问题与讨论:
1.你认为有属灵导师对你的信仰可以带来什幺帮助?在你的生命中,是否有属灵导师呢?对方带给你什幺样的影响?
2.上帝呼召不同的基督徒在他们所拥有的恩赐和岗位上事奉主。你认为自己可以如何献上自己,为上帝的儿女尽上一份心力?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