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会后美中赛局激化

670次浏览

G7峰会后美中赛局激化
2014年的七大工业国高峰会议于本月初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召开,俄罗斯总统自1998年以来首度被拒门外。本次峰会主要针对军事、外交、经贸及气候等议题进行讨论,并举TPP和日欧经济伙伴协定等六项贸易协定为例,表示各国将就加速谈判达成共识。G7国家GDP总值约占全球76.9兆美元的百分之五十,足见其在全球经济的重要性。

进一步言之,在军事及外交方面,以G7峰会对维护乌克兰领土完整,免受俄国的侵犯,同时促进该地区的政治及经济稳定的讨论最受瞩目。峰会结束后,与会各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表明全力支持乌克兰新领导层,并一致谴责俄罗斯侵犯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吞併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的动荡局势的举措必须停止。在经贸方面,会中决定将「儘快达成跨太平洋伙伴协议」加入宣言。认为支撑经济成长及就业仍是当前优先要讨论的首要任务。并指出,各国领袖将鼓吹永续性的经济成长,藉此改善失业率,特别是年轻人及长期的失业人口。另外,对于银行的金融改革议题、各国间的自由贸易谈判、联合防範逃税措施、提出税基侵蚀与利益移转方案、如何振兴全球经济亦多所着墨。

然G7峰会中,美、日二国对中国在东海及南海维护领土的强硬主张行动表示严正指责,突显了美国想重返亚太,以维持其全球经济霸权地位的企图。美、日一唱一和地藉由东海及南海争议攻击中国,牵制中国发展,显示美、日联手抗陆再升级。就政治立场考量,TPP係由美国主导,有人称它为WTO plus,因为TPP可谓为美国为延续其做为国际经贸规则领导者所量身打造的游戏。再者是,以中国为主的高成长新兴经济体,早已到威胁美国在全球的经济霸主地位。而美国藉由主导TPP,不仅可维繫其在亚洲或重返亚洲的经济战略布局;在欧洲方面,则透过TTIP,可维持其在欧盟的经济地位及影响力。还有TISA,TISA主要是致力于推动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贸易协定,最大目标是制定未来金融等重要服务业的标準及监督机制,亦由美国所主导。

坦然言,美国除了想藉由TPP拉拢亚洲国家外,亦想打「欧洲牌」围堵中国,然欧盟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是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欧洲与中经贸关係日趋紧密,似乎是一股不可阻挡的潮流,在经贸利益的考量上,欧洲不会随美、日起舞围堵中国。美国若寄望欧洲,可能要大失所望。

正当美国正力图以TPP、TTIP及TISA等三T交错整合围攻中国时。中国亦不甘示弱抛出亚太自由贸易区还击,不仅发声意味浓厚,也向美国证明中国也有制定国际经贸议题的实力。不仅如此,为反制美重返亚太,中国当局亦转向中东示好,如习近平日前于「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提出打造「中阿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构想,创造合作新格局,以能源合作为主轴,基础设施建设、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为两翼,并以核能、航太卫星和新能源等高科技领域为突破口,提升中阿的合作层次,以阻止美国重返亚洲并打乱美国世界霸权的地位。综合言之,在G7峰会后,美、中在亚洲经济战略俨然已成为一场重要的新赛局。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