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人生》为边缘劳动者发声 林立青:社会给的选择太少

185次浏览
《如此人生》为边缘劳动者发声 林立青:社会给的选择太少

(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报导)身为建筑监工的林立青,去年出版第一本书《做工的人》,描述工地师傅所面临的困境、在有如被遗弃的世界边缘挣扎求生。这本替劳动阶层发声的作品,甫上市便荣登各大畅销排行榜,引发各界热切讨论与关注。

林立青于今年推出的新书《如此人生》,书写对象更扩大到社会底层的工作者,像八大女孩、酒促小姐、夜间工人与失业厂员等等。他在书中娓娓道来,这些社会暗角的笑、泪与伤,以及被视而不见的一切,希望能引人同理,藉此减少误解与歧视。

《如此人生》为边缘劳动者发声 林立青:社会给的选择太少

以下为作者与记者们的对谈,Q 为记者提问,A 为作者林立青回答。

Q:您的想法或生活,在出书前后是否有所转变?

A:我写第一本书时,没有想太多,成书速度非常快。那时,我的部落格大概有 20 万字,总编从中挑了些主题,我以那些文章为基础重写。我原以为不会有人买《做工的人》,纯粹想说可以在自家书架上放个三本,如果有孩子来,我可以屁一下「叔叔出过书」,结果出书后,迴响很大,引起各式各样的讨论。

出书后,我的压力变大,接触很多可以写、值得写的东西。我认为,开始动笔书写有三种可能,你的生活经验让内心感到满足、你实在很想写,以及你感到震撼后,开始有情绪想抒发。整体而言,我书写的文字量也变多了,但有没有变好很难评论,像《如此人生》原本有 10 万字,只是被删掉 3 万字左右。

Q:《做工的人》以描写工人为主,您在《如此人生》有试图增加其他职业类别吗?

A:《做工的人》当时写太快,有些东西没交代清楚,像工人为何吸毒、使用频率是多少、毒品对他们的影响,以及后续勒戒的过程。有性工作者告诉我,书中写到年老的性工作者、长期陪酒者,却没有写到最年轻的一群,这个社会对年轻女生有很多歧视、幻想与压迫。

《如此人生》便预定写工地周遭更边缘的角色,尤其是工人会去的地方,写酒促是因为下班吃海产,写八大则是工人最爱炫耀「每个小姐都爱我」,所以我把她们都写进来。我想表达我身边的人选择并不多,《如此人生》也讨论他们是否有更好的选择,还是社会没有给大家更好的选项。

《如此人生》为边缘劳动者发声 林立青:社会给的选择太少

Q:在书写《如此人生》的过程中,您有遇到什幺样的困难吗?

A:受访者明显比过去讲更多,当我写完文章、交给他们过目后,故事量通常会暴增,我得修改完再传给编辑,进度会变得很缓慢。这也代表受访者对我的期待变高,希望自己的故事能被好好书写。

其中,有位无家者街友耿耿于怀,《如此人生》没有他的故事,其实他有出现在某个篇幅里,但他还是觉得,我应该用一整篇来写他。被书写的人要求提高,不是要我帮他置入什幺,而是要我把他们写好,写到他们满意。

《如此人生》为边缘劳动者发声 林立青:社会给的选择太少

Q:《做工的人》的读者年龄层分布广泛,您希望透过《如此人生》带给不同世代什幺样的影响?

A:就我所知,《做工的人》最小的读者是小学四年级,他去年曾到台中新手书店参加座谈会,最大的读者是 80 岁。我认为,如何把我看到的带给他们、大家有没有办法互相了解,比较重要。

不管是哪个世代,面对的现实都同样无解,像《如此人生》的其中一篇〈前途〉提到,孩子们不知道读书往后可以干嘛,年纪大的人也会有共感,他们就是过类似的生活。对我来说,要引发沟通,就是要写得越深、越让大家懂,发现原来有这样的故事,了解为何有这种心态产生。

Q:平常在工地担任监工的您,都是利用下班时间写作吗?是否考虑成为专职作家?

A:其实,我现在变成跟公司拿案子,最近也接了几个工程案,与师傅一起做。我本来有考虑变成包商,但我发现师傅的稳定度不够,我们也没有货车,无法负责路程较远的工作。有段时间,我都在打零工,一天约 1 到 2 千。

我目前的状态还 OK,半年以上可以不愁吃穿、做我想做的事情。每天不用再花 10 小时工作,我觉得蛮幸福的,写作与阅读的时间增加,去年的阅读量,大概是我四五年来的总和,出社会以来,我没有在一年内读过那幺多书,而我开车去找受访者的时间也变更多了。

《如此人生》为边缘劳动者发声 林立青:社会给的选择太少

Q:您提到近来阅读量增加,想请问您最近都看哪些书籍?

A:我待在家的时间变长后,阅读量因此暴增,有时候不想看文学类,就会看心理学与历史类的书。我最近读的有《哈佛写作课》、《低端人口》、《枪砲、病菌与钢铁》、谈穆斯林文化的《古兰似海》,以及靠杯美国不重视知识份子的《美国的反智传统》。

我习惯在各个角落都放书,随时想看就能看,车上也会放一本,不想开车的时候,就在休息站读,我觉得同时读很多不同的书,效果很不错。我现在也还看少女漫画,只是我家附近的漫画店都倒光了,可能以后都要去图书馆找来看。

《如此人生》为边缘劳动者发声 林立青:社会给的选择太少

Q:未来是否会考虑写小说?

A:很多人建议我写小说,但我自认写作技巧不够好,还没掌握分章节的节奏感。通常我写作的状态,是想写什幺故事或讲某件事,就「啪啪啪」写出一篇文章,像在说话一样。

我认为,自己要有组织的写作还需要一段时间,那方面的天赋也还没出现,所以没考虑过写小说。可能再过几年,或突然有一天可能想写,我才有办法写小说,但这种事情无法强求,现在去找人访谈比较实在。

《如此人生》为边缘劳动者发声 林立青:社会给的选择太少如此人生